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2月14日发表题为《瑞典:福利国家深陷社会困境》的文章。文章称,瑞典松懈的防疫战略造成新冠感染人数激增,死亡人数远高于邻国,酿成“国家悲剧”,而这种情况不应出现在一个被认为是福利典范的国家。全文摘编如下:

新冠肺炎在瑞典造成超过7500人死亡,感染人数激增,斯德哥尔摩的重症监护病房已经达到饱和。事实证明,瑞典采取的松懈的防疫战略已经失败。

瑞典著名政治学家博·罗特施泰因认为,他的祖国把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当成了一场比赛。他说:“这是一种被曲解的民族主义,这种观点把这场斗争视为一种国际比赛。但这却造成了一个事实:老年人和不得不遭受痛苦,而且这种痛苦遭遇很可能是毫无必要的。”

瑞典人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他们在几乎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的领导下,采取了极其宽松的策略来应对疫情。他们的口号是,必须保护经济,采取限制措施和关闭边境是过度反应,死亡人数最终会趋于平稳,而第二波疫情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其他地区将更加严重。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瑞典眼下的情况比邻国还要严重得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tmini.com/,瑞典死亡率也高得多,而这也暴露出其卫生系统的严重缺陷,特别是养老院的问题尤其严重。这种情况不应出现在一个被认为是福利国家典范的国家。在死于新冠肺炎的人群中,有94%的人年龄在65岁以上。

负责监督卫生和社会服务的国家机构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疫情暴发时,大批瑞典养老院没有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因为这些养老院的医疗服务大部分都被转移到医院,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在养老院里,有的老人即使没有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但只要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养老院就会给他们服用吗啡和抗焦虑药物等姑息治疗的药物。

公立和私立养老院的负责人都批评公共卫生部门没能负起应有的责任。一位负责人表示:“公共卫生部门没有制定任何策略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相关部门没有作出任何指示,既没有帮助我们员工接受病毒测试,也没有提供用于自我保护的物资。”

另一位负责人则表示:“养老院也是社会的一部分,而不是临床医疗设施,所以如果不采取特殊措施,就不可能防止新冠病毒的快速传播。”而一些颇有影响力的瑞典政治家也将国内现状称为“国家悲剧”,同时哀叹“很多原本可以获救的人却平白无故地失去了生命”。

具体而言,瑞典目前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达到7514人(每百万人742人),瑞典远高于丹麦(每百万人160人)、芬兰(每百万人82人)和挪威(每百万人71人)。与此同时,国内感染率也增长得很快。在斯德哥尔摩,重症监护病床的床位占用率已经达到99%,而在该国南部的赫尔辛堡等城市,医疗系统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编译/刘丽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