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资界,独角兽则是个专用术语,指成立不超过 10 年,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甚至 100 亿美元,市场潜力无限且商业模式难以复制的科技型企业。

根据世界创投机构 CB Insights 的数据,目前全球共有 816 家独角兽公司,总估值超过 2.6 万亿美元,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 2020 年 GDP 的一半还多。

按照 1000 万人口计算,瑞典平均每 10 万人产生 0.8 家独角兽公司。

虽然美国硅谷每 10 万人 1.4 家,但美国全国算下来也就 0.12 家。

瑞典国内有 35 所大学,只要年轻人想上大学,不管社会经济地位如何,都有机会进入大学深造。

不仅大学的学费免费,政府还给每个大学生提供 1150 美元 / 月的助学金,足够保证学习期间大部分日常生活开销。

可以说,有了良好的社会福利做保障,瑞典从大学生到其他公民都有更多精力时间去搞研发和创新。瑞典人均发表的科技论文数、人均拥有的发明专利数,在全球都是名列前茅。

而根据全球创新指数(GII)2020 年对全球 131 个经济体的创新能力评测,瑞典的创新指数高居第二。

1998 年,在个人电脑还是奢侈品的时候,瑞典政府就花巨资在全国范围普及。

加上其他的鼓励政策,瑞典家用电脑普及率也从 1998 年的 48%,迅速提高到 1999 年的 67%。

到 2001 年,瑞典政府更是买了 85 万台家用电脑,免费赠给市民家庭使用。

正是这项政策,使得大部分瑞典年轻人比全世界同龄人更早接触到电脑,也喜爱上了电脑技术。

比如 Klarna 的创始人塞巴斯蒂安 · 斯米雅科夫斯基就是在 16 岁时接触到了电脑,然后就迷上了编程设计,才有机会开创了今天市值达 460 亿美元的 Klarna。

2005 年,美国每百人拥有宽带账户 17 个,瑞典已经达到每百人 28 个,而同时期世界平均值是 3.7 个;到了 2016 年,美国人均网络速度还是 18.6MB/ 秒时,瑞典已经达到了 22.5MB/ 秒。

还得提一句,瑞典还是欧盟英语普及率较高的国家。这使得普通瑞典人无论网上冲浪还是日常交流,基本都毫无阻碍。

比如在瑞典看病,一年不超出 900 克朗(约 675 元人民币)时完全由个人支付,超出部分可享受 50-90% 补贴。

如果一年内医药费累计超出 1800 克朗(约 1350 元人民币),超出部分则完全由国家承担。

连许多福利国家都不一定包括的牙科,在瑞典,只要是 20 岁以下的公民,政府承担牙科治疗全部费用。20 岁以上的公民,政府也将承担部分费用。

此外,瑞典公民如果失业了,在 90 天内可以领取政府每天 240 克朗(约 178 元人民币)的失业补贴。而相应的失业保险仍为原工资的 80%,最高不超过 580 克朗(约 435 元人民币),瑞典可以连续领 300 天。

相比欧洲其他国家对金融资本管控严厉,瑞典出于扶持创新和创业的需要,金融监管政策相对宽松,使得欧洲许多金融投资公司很愿意来瑞典进行种子轮投资,也得到了较高的回报。

2016 年,仅斯德哥尔摩的科技企业所获投资的数量,就同比增长近三倍,达到 247 笔。

事实也是如此,欧洲投资公司在瑞典也确实透过创业投资赚到了线 年,欧洲投资金融科技公司的资金总获利中,有相当大的比重来自瑞典。

不过,对于很多创业小白来说,除了融资,还有各种创业初期可能碰见的困难,他们既不懂,也没资源。

好在瑞典有着欧洲最完善和实力最强的孵化机构,帮助本国甚至是居住在瑞典的外国创业者实现创业理想。

2002 年,欧洲具有影响力的创业孵化器 STING 在瑞典设立机构,每年都扶持几十家初创企业,从融资到招聘、产品开发等,完全是一条龙的服务。

比如,2016 年,居住在瑞典的法国女孩吉娜仅仅凭借自己一个做线上复古服饰的概念,就被 STING 从 170 位申请人中选中进行孵化。从融资到联系生产企业,再到寻找到合适的搭档,这一切都由 STING 全权负责。

换句话说,在瑞典,只要你有好的切实可行的创业点子,就有机会拿到一笔不菲的资金。

一滴水流入戈壁荒滩,可能瞬间就会消失;但千万滴水涌入沙漠,就能再造一个绿洲。

正是瑞典重视每个创业者的想法,积极给予配套的帮助,才使得瑞典的创业率高居不下。

创业不易,守业更难,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是瑞典初创企业 3 年的存活率高达 74%。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tmini.com/,瑞典

瑞典创业公司大多集中在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两座城市,相隔车程仅数小时,这里也是爱立信、伊莱克斯、沃尔沃等其他老牌企业聚集的地方,产业体系十分完善。

同时,以沃尔沃为代表的老牌企业,有着十分完善的上下游产业链和成熟的制造技术,很适合科技型企业的孵化。

任何有人才需求和技术难题的瑞典初创企业,不用费太多精力,基本都能在斯德哥尔摩和哥德堡两座城市找到需要的人才和成熟的解决方案,存活率自然比其他国家要高了许多。

创业率高,有的是因为正常企业无法存活,有的是因为现有企业发展陷入瓶颈期,创业率最高的土耳其和西班牙,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上述问题。

创业率过高,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人总盘算着自己单干,不安心于原岗位,不可避免地对已有企业产生重大影响。

而个人所得税则以年收入 35850 克朗(约 26855 元人民币)为起征点,瑞典扣除免税部分后,按 30%-35% 的税率来缴税。

但是年收入超过 430200 克朗(约 322262 元人民币),那么超出的部分除了 30%-35% 的所得税外,额外需要交 20% 的高收入税。

创业就是想多挣点钱,可好不容易赚到钱,却又被税收拿走一大块,搁谁谁也不乐意。

比如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 Spotify 就曾抱怨过高税率无法吸引国际人才,并多次宣称要将总部迁离瑞典。

既想享受良好的福利,又不愿意承担过高的税收,是目前瑞典诸多初创企业的现状。

客观上说,瑞典孵化创业公司的成功模式在别的国家很难复制,也有自身的弊端。

瑞典收重税以保障社会福利,本是良好的初衷,可创业公司成熟后,往往会被高税收给吓跑,这样的情况就有些尴尬。

不过,从创业孵化角度来说,不是每一粒种子都能开花,但播下种子就比荒芜的旷野强百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