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比赛的魅力来源于未知的结果,而不是既定的剧本。于是,为了使足球比赛避免成为既定的剧本,其中的规则进行过多次修改。修改之后的规则有的延用至今,有的却在历史长河里昙花一现,匆匆留影。

关乎足球比赛胜败的规则有过这么几次重大修改。1976年欧洲杯之前没有点球大战,如果双方在淘汰赛加时赛里打平则会隔日重赛。从1976年欧洲杯开始正式使用点球大战,这个规则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1990年世界杯之后,“突然死亡”规则(最开始又叫金球制)开始提上国际足联议程,这项规则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鼓励进攻,使足球比赛更加精彩。经过长时间的讨论之后,这项规则在1996年欧洲杯开始正式实施。

之后的1998年世界杯、2000年欧洲杯、2002年世界杯三届大赛都使用了“突然死亡”规则,淘汰赛加时赛里一方进球后比赛立刻结束,加时赛里的进球被称为“金球”。

韩日世界杯之后,这项规则开始受到质疑。原因之一是“突然死亡”规则的本来目的是为了鼓励进攻,因为到了加时赛只要进球就会获胜。但随着时间流逝,参赛球队也同时意识到只要被进球就会失败,所以到了加时赛会变得更加保守,足球比赛反而更难看。原因之二是这项规则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因素,给比赛增加了太大的偶然性,不能体现足球比赛的公平。原因之三是比赛里的那些惊心刺激的最后时刻的逆转因为“突然死亡”规则而失去了。

在质疑声中,国际足联开始改革这项规则,改革结果是变“突然死亡”“金球制”为“突然死亡”“银球制”(就是说淘汰赛加时赛上半场一方进球后只踢完上半场,如果落后一方没有扳平比分,则比赛结束,不再进行下半场比赛)。经过2003—2004赛季欧冠赛场试验之后,“银球制”在2004年欧洲杯第一次同时也是最后一次登上大赛舞台。自此之后,“突然死亡”规则被尘封于足球历史档案之中,退出了历史舞台。

翻阅足球历史,会发现一个惊人的巧合,这个巧合揭示了世事的无常和人生的难料。

第一次实施点球大战的1976年欧洲杯,捷克队亲身见证。当年决赛,捷克队点球大战力克德国,帕年卡打进“勺子点球”锁定胜局为捷克队获得冠军。那是足球大赛历史上的第一次点球大战。

足球大赛历史上第一个“金球”诞生,捷克队也亲眼见证。1996年欧洲杯决赛德国2—1打败捷克,比埃尔霍夫金球致胜,捷克队“突然死亡”。

第一个也同时是最后一个国际大赛“银球”的诞生,捷克队也是悲情的见证者。2004年欧洲杯半决赛,希腊1—0打败捷克,欧洲杯德拉斯“银球”致胜,捷克队再次“突然死亡”。

“突然死亡”规则实施的八年里,捷克队两次被阴影笼罩,两次梦碎心殇。时至今日,依然有人叹息的同时也在做出这样的假设,如果没有“突然死亡”规则,捷克队的命运到底会怎样?

但是,就像罗曼—罗兰所说的那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tmini.com/,欧洲杯人生的钟摆永远在两极摇晃,幸福也是其中一极。但要想使得钟摆永远停止在这一极,只能把钟摆折断。

钟摆摇晃的滴答声仿佛在演奏一曲属于捷克队的“命运交响曲”,随着这首曲子的奏响,今天我们一起回到过去,重温那段“突然死亡”阴影下与命运抗争的捷克一代球星的欧洲杯往事……

荣耀和悲情好像命运钟摆上的两个极点,对于这两个极点,捷克足球在欧洲杯都体验过。

但是,荣耀却不足以让我们记住捷克足球,“突然死亡”的悲伤却令我们对他们永远铭记。

也许捷克足球从始至终一直散发着波希米亚民族特有的美丽忧伤,她只是绿茵世界里的一朵云彩,她不想留下什么,也不想带走什么,永远是一道淡淡的白色风景。

湿漉漉的鹅卵石铺砌的布拉格的街道在伏尔塔瓦河的薄雾中若隐若现,郊外操场上,一群金发男孩们在追逐着脚下心爱的足球。踢完球回家的路上,伴着小提琴悠扬而又哀伤的韵律,这些捷克足球的继承人一起谈论着以巴罗什、内德维德、波博斯基为代表的捷克足球明星的欧洲杯往事。当他们眼前浮现梦中英雄们起脚轻撩的那一刻,德沃夏克正在按下黑色的钢琴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